官网 | CN / EN

留学项目

美国德州A&M大学硕士

IESR发展与交流中心

向诺奖大师提问是怎样一种体验?——James J. Heckman教授与学生代表交流全纪录

日期:2016-03-29 来源:IESR 阅读:18

向诺奖大师提问是怎样一种体验?——James J. Heckman教授与学生代表交流全纪录

摘要 Check that ego at the do——不要过于尊重而失去了主见。”这是Heckman教授送给每位勇敢探索学术问题的同学的勉励之言。

       Check that ego at the door——不要过于尊重而失去了主见。”这是Heckman教授送给每位勇敢探索学术问题的同学的勉励之言。

       3月14日,200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ames J. Heckman教授受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以及国家外国专家局的邀请,访问暨南大学。此行,Heckman教授除了给数百名师生带来一场题为“创造和 衡量能力”的讲座以外,还在经济与社会研究院院长冯帅章教授的陪同下,与公开选拔出的6名广东高校学生代表面对面交流。同学们畅所欲言,谈论的话题非常宽 泛,涉及二胎问题、教育问题、人口老龄化问题,也有向教授讨教治学之道等等,Heckman教授耐心地传道授业解惑,同学们表示受到很大的启发和帮助。

       参加此次面对面活动的6位同学,是从广东高校经济相关专业的报名学生中脱颖而出的,他们都十分珍惜这次与诺奖大师Heckman教授面对面交流的机会,精 心准备了各自的问题。来自华南师范大学的经济学专业大四学生许鸿明,即将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继续攻读经济学研究生。Heckman教授对于 Economics of Human Flourishing的长期关注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经邦济世,为人类繁荣做出贡献,这也是她选择经济学并把其作为未来深造方 向的重要原因。聊天当中,她想知道教授对于中国很多父母为了能让子女可以得到更好的教育而花更多择校费的看法。Heckman教授认为,教育的目的并不是 在于提高考试成绩或是去读好的大学,而是培养孩子的核心能力,去做适合自己的事情。一方面,每个孩子都独一无二的,不能一概而论。父母应该让孩子发挥自己 的潜能,而不是仅仅以取得优异考试成绩、上好的大学为目的。而另一方面,社会协调发展需要的是不同方面能力的人才,因此带来了对于不同能力的需求。最新的 调查发现,企业最需要的往往是可以在岗位上发挥能力的技术知识,而不只是学校传授的基础知识。例如IBM, BMW这类大公司需要大量岗位技术人才,而不仅仅是高学历毕业生。社区大学与这些企业的合作就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这些社区大学传授岗位技术,不仅满足了孩 子对教育的需求,也满足企业对岗位技术人才的需求。当然,教育最根本的意义在于使得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平等的机会,而这对先天弱势的学生更为重要。

       曾经在瑞典以及美国大学做过交换生的谢宇菡,是来自暨南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大三学生,她热爱与别人分享自己对于各种问题的看法与思考,也热爱聆听来 自不同声音的见解。之所以非常想来与Heckman教授交流,是因为在她看来,交流带来更多精神上的共振,对学术追求的执著与一丝不苟的精神,这些难能可 贵的品质,只有勇敢地去接触大师们,才会切身体验到。此次她想了解Heckman教授对中国二胎政策的看法,Heckman教授谈到,台湾地区,韩国,日 本虽然都没有像中国大陆这样的人口控制政策,但随着经济的发展,现在也都面临着老龄化的问题。在现代社会发展的进程中,经济结构不利于大家族的产生。未来 的趋势是孩子的数量将会不断减少,比如像欧洲的意大利、德国、英国,他们都面临着低生育率的问题。中国现在也正面临人口增长放缓的问题,而解决这一问题的 重点不在于劳动力人口的数量,更重要的是要提高劳动人口的质量。对此需要做的是提高教育质量,培养更多的高素质劳动人口。在此,要提出一点,与过去不同的 是,传统的社会观念将会一去不复返,女性将会在劳动力市场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同时,女性将会受到更好的教育,在外工作更多,承担家庭责任,这对孩子 的培养也是十分有利的。

       得知Heckman教授即将来到暨南大学开讲时,华南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的本科生张书腾正在丰田公司实习。他的老师何勤英教授特意向他推荐了这次活 动,一股发自内心的求知欲让他放下手头的工作鼓起勇气报名参加了这个活动。之前参与课题的经历让他对我国的老龄化问题十分关心,此次他特意向 Heckman教授讨教如何看待老年人养老的问题。Heckman教授认为,老年人的养老问题是个很宏大的问题。首先,子女对父母的反哺是非常重要的一 点。虽然孔子所倡导的传统中国家庭模式正在变化,但子女的照顾仍然是老年人养老的主要依靠。其次,政府在代际间的财富转移,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养老问题 上,政府应增加对家庭的支持。中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也使得资源再分配上有更多的自主权,让老年人能获得更多的资源。与此同时,政府在养老问题上对家庭的 支持可以减轻家庭负担。另外,随着人均期望寿命的增长,许多老年人希望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例如,在丹麦有返聘制度,然而在非洲、印度等地区,老年人口的 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很重要的一点是,政府需要提供一个灵活的退休制度,使得有余力的老人可以发挥余热。

       来自暨南大学的本科生邹航,虽然专业是金融学,但却对经济学有着纯粹的热爱。有幸曾担任宏观经济学课程助教的他,非常享受与同学们探讨经济学问题的过程。 这样的经历也让他无比坚定自己的目标——成为一名经济学教授,做着自己喜欢的研究。他关注IESR的微信公众号已经很久了,也为IESR吸引大批青年才俊 加盟暨大感到由衷高兴。当看到学生代表选拔的通知时,他无比激动,立即申请并幸运地得到了这个机会。他的问题不是涉及具体经济学问题,而是想向 Heckman教授请教如何才能独立思考。Heckman教授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他给出的答案是:最重要的是要敢于拥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出于过于 尊重而盲从于权威。经济学理论就像物理学理论,仍有许多未知的东西等待着人类去探索,现有的理论也仅仅都是假设,所以没有永远正确的金科玉律。人们的认识 也在不断地假设推翻再假设中进步。我办公室里有一幅图,图上有句话“Check that ego at the door”。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要过于尊重而失去了主见。我永远都保持开放的心态,这也使得我进步。

       从本科起一直学习金融学的暨南大学博士生吴意,擅长研究房地产金融、公司金融等领域的问题。在她的研究中曾涉及美国住房市场中的种族歧视问题,因此她很好 奇Heckman教授对于美国第二代亚裔移民的看法。Heckman教授称,亚裔在美国有很好的表现,虽然通常认为亚裔美国人可能拥有较高的平均智商,但 亚裔在美国的成功主要归功于亚洲的一些传统所带来的良好的非认知能力,如性格、特定技能,智商等。亚裔往往都非常重视教育,亚裔有非常紧密的家庭结构,并 有相似的家庭观念,所以更倾向于亚裔之间的内部婚姻。而亚裔在美国的成功也证明了受教育的有效。但是亚洲人的缺点可能是更容易服从和依赖权威,但从他接触 的情况看来,中国学生要比韩国、日本的学生更有批判性,更有野心也更敢于挑战。

       李策是来自中山大学金融学专业的本科生,她参加此次面对面活动初衷有两个:一是她在出国学习的经历中感受到了国内大学教育体制与美国大学教育体制的不同, 也感受到自己与身边美本同学(高中在国内读完后申请美国本科学校)的不同,她很想了解Heckman 教授对于美国大学教育的看法。二是教授所在的芝加哥大学一直是她向往的学校,她很想知道如何才能有机会进入芝加哥大学这样的“经济学殿堂”进行学习。但由 于时间有限,每个人只能提一个问题,李策最终选择的问题是——经济学中的理性假设是否正确?Heckman教授认为,理性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理性人假 设其实并不是个很强的假设,很多看似“非理性”的行为跟理性假设都是不矛盾的。当然理性人假设只是解释人类行为的一种思路,自然不是对现实社会的完美描 述。对公众而言,他们认为经济学家总是假设人是超理性(hyper-rationality)的。实际上,经济学家也很明确地意识到人面临着不确定性,人 一直处在学习之中,人们也会犯错误。人们做决定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这也与心理学和神经科学领域相关,通过实验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大脑相应区域的活动。这 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一个多小时的面对面交流活动很快就结束了,同学们对于知识和学术的疑惑却远远不止这些,教授热情地邀请同学们留下邮箱,表示之后愿意以邮件方式继续探讨。 Heckman教授渊博的知识,风趣幽默的语言,对学术的极大热情与专注给同学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愿各位同学在受到教授的鼓舞和启发之后,未来在各 自的领域里能有更卓越的建树和贡献。

左起:冯帅章教授、李策、吴意、Heckman教授、许鸿明、谢宇菡、张书腾、邹航

Heckman教授与同学们交谈热烈

Heckman教授与吴意、李策交换联系方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