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 CN / EN

留学项目

美国德州A&M大学硕士

IESR发展与交流中心

高效中保持平衡”——Klaus F. Zimmermann教授访谈

日期:2018-03-23 来源:IESR 阅读:22

高效中保持平衡”——Klaus F. Zimmermann教授访谈

摘要 Klaus F. Zimmermann,德国波恩大学经济系教授,联合国大学-马斯特里赫特大学人口、发展与劳动经济学研究中心共同主任,全球劳动组织(Global Labor Organization)主席,在劳动经济学、人口经济学等领域有着突出的成绩,这样一位著作等身、头衔众多的经济学家究竟是怎样对待工作和生活的呢?

【人物名片】Klaus F. Zimmermann,德国波恩大学经济系教授,联合国大学-马斯特里赫特大学人口、发展与劳动经济学研究中心共同主任,全球劳动组织(Global Labor Organization)主席,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经济系荣誉教授,德国柏林自由大学荣誉教授,现任人口经济学权威期刊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主编,曾担任Journal of Applied Econometrics,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副主编及编委会成员。曾任德国经济研究院主席(2000-2011),德国劳动研究所(IZA)主任(1998-2016)。1978 年获得德国曼海姆大学经济学与统计学学士学位,1985 年获得曼海姆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为劳动经济学,人口经济学与计量经济学。论文见诸于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Econometrica,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Economic Association,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等国际顶级期刊,至今发表论文超过160 篇,主编学术专著超过50本。




IESR有幸迎来这样一位著作等身、头衔众多的经济学家访问一周,期间开展了小型职业生涯讲座、IESR-GLO workshop、“问政暨南”、“主编面对面”座谈会等活动,他分享的自身职业生涯、最近的研究实验、对欧洲移民问题的看法以及作为世界顶级期刊主编的经验让学院师生都收获颇丰,在惊叹于他丰富的职业生涯的同时,更为其多管齐下的超能力所折服。

平衡中相互促进的学术和社会工作

Zimmermann教授的简历长达64页,担任众多机构职务的同时还是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的主编,学术上也极其高产,但Zimmermann教授似乎对如何平衡不同工作游刃有余,他说,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确实是有限的,一次只能完成一件事情,但是这些社会活动其实促进了学术研究,并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经济学。经济学的学习不应该局限于书本或者讲座,更需要去理解人们的行为,当走出去调研、与人交流、参与到他们当中去的时候,才会更好地理解他们是怎样想和做的。再比如说,做期刊的主编或者审稿人不仅是一种使命,也是一种了解领域最前沿的途径,毕竟科学研究总是常做常新。所以这些不同的活动是相互促进的。Zimmermann教授表示自己的职业生涯充满了各种机遇,而这些不同的工作很大程度上拓展了他的职业生涯。

关于如何有效管理时间,Zimmermann教授表示自己的睡眠时间会根据可支配时间而有所调整,一般都保持在4-6个小时,有时会通过在平常工作中间歇性的休息,比如和同事散散步、稍微小憩一下来补偿睡眠。而很多工作、deadline、会议会迫使自己更高效地利用时间。


德国的劳动力市场改革

作为德国政府智囊团的重要成员,笔者抓住机会向Zimmermann教授请教了2002-2005年德国劳动力市场改革的问题,Zimmermann教授简略而清晰地进行了介绍。德国的劳动力市场改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德国经历了艰辛的两德统一过程,高失业率问题由来已久,尽管后来经济恢复也没有从高失业率的困境中摆脱出来,所以称之为自然失业率。德国政府采取了大量的措施但是没有任何效果,一时间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在后期的改革过程中,一方面德国政府对于劳动力进行科学的评估,鼓励劳动力接受技能培训;另一方面,要求失业人员尽快接受任何工作机会,减少选择工作的时间,如果不接受这一规则,那么政府将减少他的福利,所以提供大量的工作机会和减少福利的威胁是促进人们就业的另外一种措施。德国政府同期还实施了很多其他类似的措施,但总而言之,其劳动力市场改革的基本方向是致力于直接提供就业机会。在2005年之后,这些措施大概花了5年的时间起到了很好的反馈。所以当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来临的时候,德国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劳动力市场改革非常成功,所有就业困难的人群、包括老年人、流动人口、低技能劳动力都充分地进入到劳动力市场中,如今,德国失业率已经低至3%。


预防结构性失业要趁早    

在中国,由于劳动力素质结构的变化,大学生日益增多,其自身素质和产业结构升级的要求不尽匹配,造成了一部分结构性失业,Zimmermann教授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在早期就解决的问题。结构性失业是自然失业率的核心和基础,这是个长期的问题,在欧洲也同样存在,无论在德国还是中国,政策都是一样的,即需要提高人们的就业灵活性。比如一个学习语言的人也许不只是可以在学校教书,也可以去公司任职,所以及早地给学生们提供不同就业机会的信息对于减少这种不匹配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新兴科技的发展带来了很多的机会,但是需要人们愿意去了解和学习这些新兴科技产业,以便更好地匹配工作岗位。而且在长期看来,低技能工作的需求会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减少,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的增多是一个良好的趋势。谈到教育回报率,现在普遍认为0-3岁儿童的教育回报率是最高的,笔者好奇德国是否有这方面的支持政策,Zimmermann教授赞同了这一观点并说明不只是教育回报率,0-3岁的投资对于整个人一生的发展都有着重要作用。德国虽然暂时没有专门针对这个阶段的孩子的政策,但是在社会系统中已有较为完善的留守儿童照顾机构,这是德国的基础保障之一,如果一个家庭不能很好的照顾他们的孩子,地方政府就会来照顾他们,也会有相关的学校对这些孩子进行教育。Zimmermann教授的妻子就是这些特殊学校中的一位志愿者老师,她和这些留守儿童在一起,帮助他们克服心理障碍和社会交往问题,不过这些孩子已经是适学儿童,年龄在5到10岁以上。所以对于孩子的发展阶段而言,这些帮助来得有些迟了。Zimmermann教授认为德国在这个方面做得还不够好,这需要系统性的改革。


GLO的全球化目标

Zimmermann教授作为GLO(Global Labor Organization)的主席,也是IZA(德国劳动研究所)的创始人之一,其身上的全球使命感令人动容。他说, IZA主要扮演着智库的角色,其使命是有限的,而且近年来的使命也在逐渐变化,它现在很多时候是在为德国政府提供政策支持。诸如IZA、NBER、CEPR此类的很多组织主要关注不同的区域,IZA关注欧美的劳动经济学领域,NBER集中在美国,CEPR关注欧洲等等。而GLO希望并不局限于某个地区或是劳动经济学,而是囊括全球所有国家的人力资源领域;不仅仅只有经济学家,还会有社会学家等不同领域的学者,研究的问题也涵盖包括政策、产业等各种方面的问题。GLO期待能在世界110多个国家之间建立联系,并举办独创性的活动,这些活动大多将会基于志愿的自发活动,GLO非常欢迎像IESR这样的研究中心加入,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举办像这次一样的workshop,分享各自的研究,保持国际上的相互联系,交流不同国家的经验。


年轻富有活力的IESR

Zimmermann教授此次在IESR访问了一周,对IESR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他说:“我见过非常多的机构,从很年轻的到历史很悠久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的评价还是非常公平的。IESR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无论是从发展速度、师资质量还是IESR的关注点上,相信中国乃至国外其他地方都很少有机构能这样迅速地发展起来。我早先就知道冯帅章教授是一位很出色的研究者、天赋很高的人,但是还是没想到他能在短期内招到这么多优质的师资、安排好各种事务、接待像我这样的来客、举办讲座会议、创建良好的学术氛围,这些都需要极强的综合能力。这一周给我的感受是这里的年轻教师都很棒,他们都充满了潜力和活力,这个发展方向是值得肯定的。但随着学院的不断扩大,学院的研究领域会不断扩展,需要招聘更多的人,希望IESR能够一直保持高水准的招聘要求,同时学院也可以招聘更多资深的全职教师,更好地引领年轻学者的发展。当然这也是因为学院成立不久的限制,毕竟同一时间不可能同时完成所有的事情,但这可以作为学院长期的目标之一。IESR现在已经有很多资历深的学者作为特聘教授常常来学院访问,这对于学术交流是非常有利的。”


初出茅庐需要广泛涉猎

对于未来想要从事研究工作的研究生或者本科生,Zimmermann教授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在最初学习的过程中,一定要打开自己的视野,广泛涉猎各个领域,听各类学术讲座、定期看一些优秀的期刊来帮助理解各个领域的知识。在开始进行研究之前要广泛地了解各个领域,找到感兴趣的领域,一旦真正走上研究道路,就需要集中在某个特定领域来深入学习和挖掘。


点滴小趣闻

Zimmermann教授在之前的“主编面对面”交流会上曾戏称做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的主编算是他的兴趣爱好,在问到有没有经济学无关的爱好时,Zimmermann教授像个孩子似的嗔怪道这可能是最难回答的问题,因为工作非常繁忙,几乎没有时间再去做其他的事情,可能会比较喜欢看书,与经济学无关的书。

对于第一次来的广州,Zimmermann教授也是赞赏有加,他觉得尽管自己只看到了这座城市很小的一部分,但广州却是一个非常国际化也非常宜居的城市,不论是食物、购物方便性还是英语的普及程度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半个多小时的采访在Zimmermann教授幽默风趣的语言中接近了尾声,他高效的工作、平衡的能力和心怀天下的使命感让人肃然起敬,收获良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