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 CN / EN

留学项目

美国德州A&M大学硕士

IESR发展与交流中心

甘于寂寞进行产业经济学研究——哈佛大学助理教授白洁专访

日期:2018-08-16 来源:IESR 阅读:96

都说经济与社会研究院的教师团队中人才济济,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我院特聘教授白洁。白洁教授本科毕业于耶鲁大学,博士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现任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助理教授。我们将听取白洁教授对自己研究领域内一些经济问题的看法,并从她的学习和研究经历中取取经。


未来中国制造业的主要发展方向是产品的质量升级

白洁教授的研究既包括大量关于中国产业发展的研究,又涉及到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发展。白洁教授指出,相较于发达国家,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企业规模普遍较小(除了部分承担国家战略功能的大国企),发展速度普遍较为缓慢。而相比于其他新兴市场,中国的特点又在于,中国的家庭企业更少,公司进入或退出市场的转变更快。在某些行业内,企业的过度进入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并导致了行业内的过度竞争。一个例子是,两年前中国的大街小巷上有十几种颜色的共享单车,然而在经历惨烈的市场竞争后,如今只有三四家公司的共享单车得以幸存。通常我们会认为自由进入市场和市场竞争是好事,然而从长期的产业升级角度来看,这却未必是一件好事。例如,过于强调价格竞争会导致企业忽视产品的质量。白洁教授指出,未来中国制造业的主要发展方向是产品的质量升级。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企业一直在努力地向国外企业学习并不断追赶世界领先水平,在接下来的转折飞跃期,中国企业发展的关键是自我创新。令人欣喜的是,中国企业在许多领域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甚至在某些领域成为了领头羊。为了鼓励创新和产品的质量升级,中国需要建立一套有效的金融系统,将资源有效分配到有能力有前景的企业中去;还需要制定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法来鼓励创新。从近期的拼多多事件我们可以看出,进行品牌保护,打击伪造和山寨已经刻不容缓。

1534404564324016400.jpg

白洁参加我院主办第一届“新兴经济体的企业发展”学术研讨会


政府干预和产业政策来协调市场

白洁教授的研究之中涉及到许多发展中国家私人企业发展和当地政府之间的交互。应该怎样看待政府在推动私人企业发展中所发挥的作用?应该怎样看待产业政策?关于这些问题的热议和研究,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凯恩斯和哈耶克开始,贯穿了整个经济学发展的历史。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究竟哪个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就此问题听取了白洁教授的看法。白洁教授和大多数经济学家一样,都认为无形之手——市场是有效分配资源的机制。但同时她也指出,在某些情形下会存在市场失灵。在各部分间具有很强相互依赖性和互补性的经济体中,如何协调各部分就会成为关键,这时就需要政府干预和产业政策。

相较于笼统的回答,经济学家更关心的是如何制定和实施产业政策。这涉及到政府是否获得了正确的信息,市场参与者是否有正确的激励,是否有有效的问责机制等前提。白洁教授举了一个去年在IESR会议期间到顺德参观美的集团的例子,白洁教授表示她可以感受到,作为全球顶尖的家电生产商,美的集团拥有精力旺盛、活力充沛的管理团队。同时,她指出美的集团的发展也离不开顺德当地政府的支持。顺德政府创造了良好的商业环境,完善了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又不过度干预和直接插手企业发展,这些措施促进了顺德当地的商业发展。


“发展经济学一定要使用随机对照试验”是一种谬误

白洁教授有丰富的实地调研经验,也设计主导了许多田野实验。当谈到这个问题时,白洁教授首先向我们介绍了随机对照试验。随机对照试验是一种严谨科学的工具,可以分离出某一政策介入所带来的因果效应。这种方法在过去的十五年里蓬勃发展,用于很多重要的政策问题的研究,包括小额信贷、有条件的现金转移支付、教育项目、技术应用、商业技能培训等等。但也有一些人担心,由于政策实施所处的特定环境,随机对照试验的结论会伴随着较低的外部有效性。白洁教授表示,目前经济学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正在进行越来越多的“元分析”。同时,经济学家也在尝试将随机对照试验和结构模型相结合,估计具有明确定义的参数,以此来更深入地研究政策的影响。其次她指出,人们一谈到发展经济学就会提及随机对照试验,这种“研究发展经济学就一定要使用随机对照试验”的观点其实是一种谬误。她强调,使用什么研究方法要看具体的研究问题,而不能笼统的一概而论。

相比于其他发展中国家,田野实验在中国使用相对较少。白洁教授解释道:在中国使用田野实验面对的主要问题在于,中国的很多学校没有设有类似美国高校的伦理审查委员会的机构,无法对调研进行监督,无法提供对参与实验人员的相关保护。同时,针对很多问题的研究,例如贸易政策和产业政策,随机对照试验并不是最适合的方法,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这种方法是无法实施的。当然,目前在中国,经济学家也越来越多的开始使用经过仔细设计的随机对照试验来进行实证研究。


期待IESR成为中国经济学实证研究的领头羊

在进行完认真的学术交流后,我们向白洁教授询问了几个轻松的个人问题。被问及自己的研究经历时,白洁教授指出,做研究是孤独而漫长的奋斗历程,一个人或一个团队要在这个过程中耐得住寂寞。经济学研究大多会经历漫长的周期,有时一个项目要持续很多年,这个周期中会有情绪的起伏,会逐渐丧失刚开始着手研究时的新奇感,会有长时间得不到外界反馈的沮丧。遇到这些问题时,既要学会自我调整、自我鼓励,又要重视与身边的学者进行沟通交流,以此来保持自己对经济研究的耐心与热情,不断将研究坚持下去。

白洁教授自本科起就在国外顶尖高校就读,根据她求学时的经历,她对中国学生的本科学习以及国外研究生院申请给出了几点建议:相比于美国学生,中国的大学生比较缺少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因此她建议本科生在大一大二时多去尝试不同的课程、不同的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寻找自己的兴趣点,了解自己喜欢做什么,不断思考自己的职业规划。由于美国优秀的硕士与博士项目的录取要求在不断拔高,她建议中国学生在本科期间多做一些助研工作,既可以丰富自己的研究背景,提高研究能力,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体验自己是否适合做学术。

在谈及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加入IESR时,白洁教授谈到了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因为IESR的学术氛围浓厚,IESR不仅定位清晰,即针对中国发展的一系列问题进行实证研究,而且IESR有一大批优秀年轻的学者,大家都毕业于海内外名校,交流毫无障碍,有着相同的研究兴趣,彼此间的学术交流十分活跃,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二是因为广州的区位因素,广东的企业与贸易活动在中国具有代表性,这给研究企业发展与国际贸易学者提供了非常好的资源。

在访谈的最后,白洁教授表达了自己的希冀。她表示IESR在研究思路与方法上实现了与国外顶尖研究的无缝衔接,这种无缝衔接是她在很多中国高校所没有体验到的。所以,她期待IESR未来在劳动、发展、贸易、产业组织等领域发展成为中国经济学实证研究的领头羊。


分享到: